首頁最新消息讀經日引環保新知往日信息網上資源聯絡我們
綠色箴言

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。
詩篇 23:2


 
關於我們
最新消息
主題信息
環保活動
創意環保
為地球祈禱
節約資源與生態保育
食衣住行與反璞歸真
污染與健康
環保新知
往日信息
信息目錄導覽
教會機構專欄精選
網上奉獻與支持
故障申告
聯絡我們
網站維護

設為首頁
加入「我的最愛」
瀏覽流量統計
人數: 51,571 
頁數: 5,458,536 
下載:




沙塵豹UDN環保BLOG
  
   

Bookmark and Share   
 
選擇貧窮 -當新教宗遇到窮人方濟
10/16/2013




選擇貧窮 - 當新教宗方濟遇見了窮人方濟

【前言】

在許多人關注發財、成名、奪權、卡位的社會裡,突兀的討論起「貧窮」的話題,看似既出格也不搭調,更何況還「選擇貧窮」?為什麼要反向而驰?貧窮有什麼好追逐的?…正因為社會充滿了紛擾爭奪,正因為人們心裡有太多物慾邪情,導致眾人陷入折磨苦痛中,造成個人與社會的疾病 。若想要脫離苦愁,想要改善社會,就得清空心裡龐雜的垃圾與污穢,「貧窮」正是最佳解法…我們且從兩個不同時代的人物隔空而遇說起…

【主題】

羅馬天主教會今年 (2013) 三月召開樞機主教會議選舉新教宗,新選出來的教宗該定什麼名字?歷史上已有過 265任教宗,有些定名重複使用多次,例如若望曾有過廿三世(Blessed John XXIII);本篤有過十六世(卸任教宗是 Benedict XVI)。但這位新教宗會用何名?

這個問題會引起注意不是沒原因的,其一:這位新教宗是第一位來自南美洲的教宗,他原是阿根廷樞機主教,這是兩千年來第二次有教宗選自歐洲以外地區(第一次在西元八世紀)。其二:他是耶穌會會士(Jesuit),曾領導阿根廷的耶穌會;但這有何奇怪?依據傳統,在加入耶穌會時,每個會士都曾宣誓「不尋求教會裡的領導地位」,自1540年依格那爵 (Ignatius of Loyola) 創建耶穌會以來,從沒有一個會士擔任教宗或教廷高級領導,然則,幾個世紀以來,耶穌會修士卻影響甚大,他們一直是羅馬教會的宣教先鋒,積極的在所到之地關懷弱勢、設立修院、創建大學,明朝來華宣教、傳遞西學的利馬竇就是耶穌會士。正因為前述這兩原因,才引起人對新教宗的好奇。

新教宗的定名往往反映岀他對這一任命的抱負,也表達他追隨前面聖徒的心意,新教宗果然出人意表的選了一歷年沒用過的名字。他當選後曾說:在選舉進行中,坐在他旁邊的巴西主教對他說「別忘了窮人」。新教宗說,這正是他渴望從新界定羅馬教會的起點,這一提醒很自然的使他想到十三世紀亞西西的窮人--方濟,想到這位聖徒如何效法基督擁抱貧窮,並盡一生之力試圖建立「貧窮教會」(a poor church)。這個剛選出的新教宗當下決定以「教宗方濟」定名 (Pope Francis),他深切期望羅馬教會是個「貧窮教會」,更是「為窮人而設的教會」(a church that is poor and is for the poor)。

會帶來什麼改變?

有很多跡象顯示,新教宗方濟可能與前任教宗作法不同,會帶給羅馬教會一定的改變與新氣息,「突顯貧窮、關懷窮人」正是一個好的開始。在他當選教宗後,依照傳統,應當加冕,頭戴鑲有寶石的教宗金冠,但他拒絕戴上,只說「歡慶已經結束了」。曾經因在南美推動「解放神學」、批評教廷做法、支持反抗獨裁運動,被前任教宗「革職」的方濟修會神父 Leonardo Boff (巴西籍)對新教宗也持正面期許,因為 62%的天主教信徒是在南美,他認為新教宗方濟很有潛力可以給羅馬教廷帶來生氣,能將第三世界的信仰見證、經驗、與傳統帶進深受歐洲文化影響的羅馬教會。

新教宗在阿根廷服事期間,就是個生活簡樸、貼近民眾的牧者,他不住主教公署,卻在市區租間公寓住,自己料理飯食,每天趕公車、地鐵上班。他不只一次的說:我的人民都很窮,而我也是他們中間的一份子。他常鼓勵教會的神父修士們,要有憐憫的心腸,打開房門關懷每個人。他非常擔心教會在靈命上的世俗化,一切以自我為中心。他期許人們從新發現聖經中的十誡與耶穌基督教導的八福寶訓。

秉持著耶穌會士的基本精神與傳統,新教宗關心社會上的邊緣人(marginalized people),包括老年弱勢者,他曾說「踐踏人的尊嚴是一極嚴重的罪」,他很關切現今大批失業的年輕人,最近 (7月底),他前往巴西參加青年大會,就呼籲政府要關注貧富不均與青年就業問題。

新教宗會將羅馬教會帶向那裡?他能否改變教會本質?他如何能落實社會公義理念,使教會與受苦的人站在一起?他要怎麼使這個有兩千年傳統的教會走出富裕、進入貧窮,成為真正的「貧窮教會」?他肯定會受到許多挑戰,比如同性戀問題、神職人員結婚問題等,他該怎麼面對?這都可能帶給教會極大衝擊,亞西西的窮人方濟會怎麼看?捨棄榮華降世為人的基督會怎麼看?



誰是窮人方濟?

話說,十三世紀初的某一天,一所傾頹的小教堂裡,來了一個徬徨的青年,跪在聖壇前祈禱,突然間,他似乎聽到十架上的耶穌對他說:「修復我的教會。」在驚訝與興奮之下,亞西西的方濟捨棄了一切身外之物(他原本是個富商玩絝子弟),緊緊的擁抱著貧窮,一腔熱血的開始他「修復教會」的旅程,起初募磚募款整建幾座教堂,後來是以貧窮、和平、關愛眾生的行動來改造教會,也進而影響混濁貪婪的社會。這條修復教會的路崎嶇難行,往後十八年間,這個窮人方濟雖吸引了一批人跟隨他,但是各地的主教、君王、地主、騎士、甚至教宗都還陷在世俗的權位、財富、地土的爭奪中,就像今世之人一樣,最後連追隨他的「小托缽兄弟會」的成員,也有不少人捨棄他的「貧窮」信念,開始追求榮華虛名與舒適的生活。

要實踐「貧窮」的信念真是挑戰重重,幾乎是個「不可能任務」。有一個關於窮人方濟的故事,就說明這個任務有多難。方濟在世的最後一年,身體健康很差,曾外出尋求治療但並不成功。在求醫返鄉的路上,他們遇見一位窮人在路邊乞討。方濟自己一貧如洗,就將身上僅有的僧袍脫下,要將這袍子「還給」這位仁兄,因為這原是他的,自己借用已久,理當歸還。他的同伴極其為難,因為他自己什麼都沒了,就勸他為自己想想。但他堅持將袍子給了這行乞者,並宣稱若是有人需要它,就該給予,否則自己就是個賊。

在這則故事裡,方濟對「擁有」、「給」、「借」、「賊」的看法,實在令人大大不安。我們可以捐錢給慈善機構、照顧無家可歸者,捐出舊衣物,過個簡樸生活…;但要脫下身上唯一的衣衫去救助他人,這那有可能?

方濟的「貧窮」生活中,「給」與「賊」的神思,最令人不知所措,因為有幾個人能作得到?更難的是:要把這個「貧窮」信念推進教會裡,使教會成為貧窮,這在後現代的廿一世紀裡,真是不可思議,因為不只世人在追求財富,教會也在積累資財(國家亦然)。許多教會都有房地產、有存款、有富裕的會友,甚至有教會還作股票投資。要成為貧窮的教會,會友與屬靈的領導們能捨得了身外之物?

教會往往還有豐富的社會資源、人脈關係等,這些關係可以有助於事工推展,但也極可能成為信仰見證的絆腳石。當真理被扭曲濫用時,當政治勢力介入信仰時,當社會有不公義現象時,應該為窮人、為被逼迫者、為受冤屈者、為弱勢族群發岀不平之鳴時,教會敢在威逼下,站在這些關係的反對面?敢冒生命危險去伸張公義?成為「貧窮教會」與「為窮人而設的教會」是知易行難,卻是生命的抉擇。

可能有「貧窮教會」麼?

在方濟尋道之初,有一天他在曠野的岩洞裡忽然頓悟了,宣稱要與一位聖潔的「貧窮女士」結婚了。在他的婚約裡,什麼都沒有,他捨去身外之物,一窮二白,在人看來真是可憐,可卻擁有天賜萬物與平安,這豈不是天父奧秘的恩賞?教會領導們不是經常教導信徒要「完全的信靠」、「全心的奉獻」?但又有幾個領導能像亞西西的窮人方濟一樣成為表率,踏實的沿著基督「神貧」的腳蹤行?

要想成為「為窮人而設的教會」,教會必須先是「貧窮教會」,願意給,願意凡事倚賴天父,不靠勢力財力,不作貪婪、破壞、壓榨者的同路人,才能給紛擾不安的社會指出一條正路,才能成為社會的明燈。

歷史上也曾有好多位教宗遇見過窮人方濟,有的試煉他、有的譏笑他、有的勸他改變初衷、有的無動於衷。2013年,當新教宗方濟遇見了亞西西的窮人方濟(註),上天會作岀什麼奇妙的事呢?

(摘錄自「曠野」185期,2013年9-10月份)
註:十三世紀的窮人方濟在1980年代被羅馬教宗尊稱為「生態守護聖徒」,肇因於在他擁抱「貧窮」時,他也接納了天父所造的萬物,視它們為兄弟姊妹,他對飛鳥、野狼、兔子、蟋蟀、老鼠 ...甚至連無生物:水、火、大地、日月、星辰 ... 都如同手足親人。(參看「法蘭西斯的心靈世界」,雅歌出版社)




相關訊息

為什麼浪濤無語、偏鄉沒落? 
為什麼大老遠地要跑來偏鄉訪晤?為什麼要放棄高科技事業卻來山城當有機農夫?為什麼環保單位還是這麼被動?為什麼若是居民不抗爭、媒體不爆料,官府就任憑污染留在海岸邊?...

Harvey 颶風的洗禮 
Harvey 颶風的洗禮給我們幾個提示: 都會開發需要有智慧、有規範與限制;居民要覺醒,不能只顧個人的享受;生活要簡單一點,少製造CO2與廢棄物;有一個汽車bumper sticker如是說 “There is no Planet B”,沒錯,地球僅此一個,暖化與氣候異常已經威脅到每個人了;人溺己溺,看見鄰舍有難,就當伸出援手。

人的未來是在雲端霧裡? 
中國燃煤連帶產生的空氣污染與霧霾問題相當嚴重,我自己的經驗是:非必要絕不出門,若是出門,一定帶口罩;除了燃煤外,滿街的車是另一空氣殺手;但歷年來,當權者在其僵化教條的引導下訂定的計畫,可能才是造成問題的真正原因…

我們髒亂的家園 - 教宗對環境危機的公開信(Encyclical) 
教宗認為環境危機肇因於富裕國家與人們對資源財富的劫掠,只是自私的為著少數人的享受,卻蔑視窮人的需要,這絕對是不公義的(injustice),他對富人、大企業、以及所有坐著不動不管、不聞不見的人發出譴責,他呼籲大家生活要簡樸,更多慈悲憐憫的心。

霧霾上的藍天 - 微粒罩頂下的中國 
到底追求發展的代價有多大?中國有可能從霧霾的險境逆轉而出?至少領導人立志要減低CO2排放,但PM2.5微微粒空氣浮懸物怎麼辦?請看紐時的報導...

客家庄人文與生態體驗 -- 森林大學研習訪學 
多數人喜愛城市的熱鬧,願意從都會來鄉下服事的人無多,能偶一為之者或許有,肯長期服務的絕少...在有需要之處,燃起一盞心燈,遠勝過十億善款...其實,鄉下與都會距離不遠,關懷僅是一心之遙。

好書推薦 --《當新教宗遇見聖方濟》 
什麼是方濟疼惜自然生物、關愛貧病弱者、自甘謙小微末、八百年來為眾人喜愛的根源?我們的生命之旅何去何從?今日有賴此書的探索與激勵,期盼人人與方濟的生命相遇,轉化出熱愛地球眾生的潛能。

選擇貧窮 -當新教宗遇到窮人方濟 
為何要成為「為窮人而設的教會」?什麼又是「貧窮教會」?為何要擁抱貧窮?這豈不是反社會之道而驰?到底誰是窮人方濟?...今年當羅馬教會新選出的教宗,他遇見了...

憂活?攸活?How shall we live? 
人到水邊是要尋個柔適美感,品嚐一點自然,可尋到什麼?凌亂取代了美與合諧,環境破壞了,誰來善後?憂活?幽活?到底為何而活?

沒有牛驢的馬槽 – 聖誕歡慶之後 
學生告訴我,中國社會現在也很瘋聖誕歡慶,有好多商業促銷,各種派對慶祝,瘋著買禮物,可是人們到底在慶祝什麼?它的環境代價多大?

臭氧是什麼顏色? 
臭氧的色彩與政治風向有關?..聖誕節期 Occupy Shopping Center 狂潮開展之際,請想想「人多車多,臭氧肯定也多」的事實,為了自己與他人的健康,少跑幾趟,才是祝福。

99 與1 是誰佔領「高牆」大街- Occupy Movement 要什麼? 
受到 Arab Spring 的影響,Occupy Wall Street,從紐約市曼哈頓區開始,蔓延到世界好多大城市,「高牆街之春」正在萌芽,99% 的一份子該站在那裡?環保又與「高牆」何干?

「工作」先生的創意 - 打造一顆綠「蘋果」? 
過去十餘年,Apple 在「史地夫•工作」引領下,的確相當耀眼,但也飽受批評,只顧搶佔市場,推出新玩意,卻在環保工作上落後。在post-Jobs 時代,Apple 有可能變的更青翠嗎?

霧台魯凱之旅 - 焚而不毀的毅力 
兩年前,八八水災帶給魯凱族人生活與文化巨大衝擊,誰知,今年 (2011)八月,颱風又掃過南台灣,使霧台山區原住民再受威脅。到底他們的未來會如何呢?...

你的 Disposable Plastic Footprint 有多大? 
許多國家都面對塑膠品氾濫的問題,到底人們使用多少塑膠品?這個問題目前沒人能確切的回答出來,為什麼?你到底用多少塑膠袋、薄膜、免洗刀叉...?

其他文章有關"弱勢"

客家庄人文與生態體驗 -- 森林大學研習訪學 
多數人喜愛城市的熱鬧,願意從都會來鄉下服事的人無多,能偶一為之者或許有,肯長期服務的絕少...在有需要之處,燃起一盞心燈,遠勝過十億善款...其實,鄉下與都會距離不遠,關懷僅是一心之遙。

其他文章有關"神貧"

好書推薦 --《當新教宗遇見聖方濟》 
什麼是方濟疼惜自然生物、關愛貧病弱者、自甘謙小微末、八百年來為眾人喜愛的根源?我們的生命之旅何去何從?今日有賴此書的探索與激勵,期盼人人與方濟的生命相遇,轉化出熱愛地球眾生的潛能。

本目錄中最多閱覽的文章

新年可做的七件美事 
過去十年,人們愈來愈明白,為我們劬勞的地球,經歷了什麼樣的艱難與「困苦」。我們豈不該思量一下能做什麼來補償?

我們都是 e 家人 - 你的 water footprint 有多小? 
為什麼 e 這個小字母是這世代最惹眼的符號? e is for...?? 這又與水何干?

想節約能源? - 請不要浪費食物 
您知道美國每年浪費多少食物,其能源代價有多大?據調查顯示,浪費的食物所耗的能源,比墨西哥灣抽出的油所提供的能源還多!

想要年年有魚?- 請節能減碳 
可曾想到 CO2 排放除了使氣候變異的可能性增高,還會使海水酸化?海水中「沉默的」大多數,可遭了「池魚之殃」。

你的碳黑腳印有多小?- (carbon footprint?) 
為什麼我們認為出家人、無家可歸者不會有什麼環境衝擊、不留什麼碳黑腳印,可是竟會使用高過全球平均值的能源?原因是...

尋回綠色地球 - 儉樸心靈、永恆盼望    Email: info@eternalgreen.org    Powered by Web4Jesus (W4J) Minis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