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最新消息讀經日引環保新知往日信息網上資源聯絡我們
綠色箴言

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。
詩篇 23:2


 
關於我們
最新消息
主題信息
環保活動
創意環保
為地球祈禱
節約資源與生態保育
食衣住行與反璞歸真
污染與健康
環保新知
往日信息
信息目錄導覽
教會機構專欄精選
網上奉獻與支持
故障申告
聯絡我們
網站維護

設為首頁
加入「我的最愛」
瀏覽流量統計
人數: 26,300 
頁數: 5,419,515 
下載:




沙塵豹UDN環保BLOG
  
   

Bookmark and Share   
 
久違了,鵪鶉嶺!

瀟碧
9/25/2010






Frank來電,邀我們「地球日」(4/22)前一天,上鵪鶉嶺野生動植物保留區走走,他帶隊介紹嶺上加州本土樹木花草。

哇,多久沒回鵪鶉嶺?
多久沒見到老Frank?
他的「研究農場」怎樣了?
還在當老農,週末上農夫市場賣貓魚?
還在為環境努力、進行遊說、勸人加入環保行列?

小女兒正在做「選校最後衝刺」,和朋友拜訪一些學校。無法同行。
老爹老媽帶著阿丹,興沖沖驅車前往小城Davis。

阿丹完全不記得Frank了!也難怪,上回去他還是baby,揣在父母身上,怎會記得?
一路上,我們告訴阿丹,奇人Frank的逸事。一位大學教授,精通六國語言,怎會當起農夫來的……

在此摘錄《我的環保之旅》片段,讓大家對他也有些認識。

「……這些農夫中,佛蘭克(Frank Maurer)是最特別的。他在拿到康乃爾大學脊椎動物學博士學位後,教了幾年書,又去非洲待了幾年。12年前(1978),買下小城近郊一塊37英畝大的坑窪荒地,花了整整一年時間規劃構思,決定在這片土地上開墾出數座魚池,養上幾千條貓魚、鯉魚和一些熱帶魚類,另外在水面上、塘與塘之間,育以雞、鴨、 鵝、天鵝、火雞、駱馬……等,其中光是雞就一直維持著數百隻之多。這塊顧及生態秩序的農場,佛蘭克取名「研究農場」,做為社區、附近地方人士的一項教育資源。

…… 五年前(1985),佛蘭克又在小城西方靠Berryessa湖附近,率先購買第一批約76英畝的地,設置野生動植物保留區,取名「鵪鶉嶺」(Quail Ridge Wildness Conservancy)。之後吸收有志一同的合夥人,又陸續購下1000英畝的地。據他的構想,儘量在鵪鶉嶺內,保留住北加州原產地特有的動植物,同時也提供加州各大學自然生態研究資源。他更期望後代子孫可以看到一塊加州土地上的「原貌」。」









天氣並不好,氣象報告下午陣雨。我們心想,上不了山,帶阿丹在農場溜溜也不錯。

到達Frank家,他剛從加州首府Sacramento的農夫市場回來。多年沒見,每人三個「熊擁」(bear hug)免不了!老Frank鬍子都白了,長髮在頸後紮條馬尾,陰雨的四月天,涼颼颼,他就著件短衫、短褲,忙著卸貨。算算年紀,該有65了吧。

沒多少時間就要赴嶺與其他人會合,我們帶阿丹匆匆繞到「研究農場」後頭瞧瞧。百來頭綿羊,咩咩咩的跑過來,以為餵食時間已到。再加上澳洲駝鳥(鴯鶓emu)、俊美的高山紅牛,阿丹簡直看呆了。

接了Frank,直奔鵪鶉嶺,車上正放著阿丹聽的《新世界》交響曲(New World),Frank就和阿丹從德伏扎克(Antonin Dvorak)談起,又談到一些作家,以及他目前正在寫的書。之後,就興致勃勃說到他這幾年的近況。

實驗農場的魚塘不再養魚,塘裡也沒了荸薺(water chestnut)。多年前阿丹的爹沙塵豹曾經幫著下塘捕魚,深知魚塘維護不易。Frank兩個兒子成年離家後,雖有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學生來實習,但畢竟有些年紀,目前就改養綿羊出售。我們還看見豬呢,忘了問問:也出售?剛才他在農夫市場賣的是花,同時「推銷」幾處環保山區。

前幾年,Frank母親過世,留下一筆錢,他就投入並積極進行內華達州(Nevada)、懷俄明州(Wyoming)、以及新墨西哥州(New Mexico)幾處的保育生態區。

他想到利用「使用執照」法:
贊助人捐2000美金,就可以在內華達州40英畝的「漢堡德山脈」(Humboldt Range),十年內免費露營、野遊、觀賞當地的原生動植物。作家馬克吐溫當年,就是在這山脈不遠處的小鎮出版了他的報紙。

捐5000美元,則可十年免費使用懷俄明州一處環保區,觀賞懷州原產的山艾樹棲地(Sagebrush habitat)、沙漠紅麋鹿(Red Desert elk) 、和叉角羚羊(pronghorn antelope)。他正逐步勸募,找人買下附近一萬一千英畝農場地,保留住正逐漸遭受破壞的山艾樹。

「使用執照」法可以讓土地擁有人仍有收入,但不會隨意賣給土地開發者。
他更盼望人們捐款,能讓保育協會買下這些極有特色的生態區。

其他幾位參加這次活動的,都是「美國本土植物協會」(American Native Plant Society)成員,其中有位在聯邦林務局做事,他們都是觀賞植物的高手,一路上,過去我一概呼為「野花」的,原來都有正式的學名或暱稱。仔細瞧,真如聖經所言:所羅門王極榮華的時候,他所穿戴的,還不如這花一朵呢。

特別記得有株名為Chinese Houses的紫花,一圈圈,由大到小,盤桓而上,非常美,好似古時宮殿;另外有株暱稱Fiddle neck的花,小小逐步捲上的小花朵,還真像小提琴的琴頸。









鵪鶉嶺上各類橡樹(Oak tree)林立,黑橡的「張牙五爪」,與白橡和Scrub橡的單幹非常不同,但都各有韻味。橡樹群中當然少不了「毒橡」(Poison Oak),Frank這位導遊,兩三處提醒我們小心繞過,以免後患。









Common Manzanita是此行最讓我醉心的植物。紅得發亮的枝幹,放眼看去,幾乎棵棵出落得脫俗而又玲瓏有致。Manzanita西班牙語為「小蘋果」(small apples),這樹生出的果子就像小小的蘋果,是動物喜愛的食物。

嶺上當然還有他所大力推崇的幾種加州原生草:Purple Needlegrass、Blue wildrye、Woodland Bromegrass、Pine Bluegrass、Junegrass…等,其中California melic是他的最愛,他要阿丹以後給女兒取名Melic。我這老土看所有的草都一樣,他卻認真推動他的夢想,盼望加州家家戶戶的庭院,都能種上這些本土草。

坡上也可窺見跳躍的鹿兒,另外Frank教我們聆聽鳥聲,可惜細雨中,那些花草鳥名,我大半左耳進右耳出,記不住。還好給了一本「加州自然生態集」,這會兒翻翻,略可追憶一二。

這次上嶺,越過三道關卡,既檔車、亦檔閒雜人,最高的那道鐵柵後還豎了加州大學告示牌,申明此地為生態教育區。每道關卡都上了鎖,Frank就像盡職的守門人,開鎖放人,關鎖送客!阿丹一路跟前跟後,好似他的跟班。







Frank與阿丹

送Frank回家路上,天南地北談了許多環境之外的議題,他自稱自己為激進派,對當前政治、社會…等,諸多不滿。至於宗教,只喜歡基督教貴格派的「以行動、不以嘴」來「活出信仰」的方式。不過,每當車速才剛超過時限兩哩,他就提醒沙塵豹太快了,在開車的事上,他稱自己是極端保守派!

他目前熱衷石刻,前陣子還上蘇格蘭採石雕刻,刻的幾乎都是他所護衛的花草樹木。

平時他一副不修邊幅樣,前幾年加州大學加入成為贊助鵪鶉嶺的主要單位時,Frank邀我們參加那次的正式儀式,我們才第一次見識到他的「教授相」。

暮色中,遠處極高的樹梢上,飛鷹盤旋歸巢的身影,伴著鳴叫聲,我們與老Frank擁別。下次再見,又是何時?

回程時,只聽阿丹說道:值得!(It's worthy!)

/瀟碧 4. 27. 2007
/圖:阿丹攝


相關訊息

為什麼浪濤無語、偏鄉沒落? 
為什麼大老遠地要跑來偏鄉訪晤?為什麼要放棄高科技事業卻來山城當有機農夫?為什麼環保單位還是這麼被動?為什麼若是居民不抗爭、媒體不爆料,官府就任憑污染留在海岸邊?...

湖邊散記 - 與臻子太好湖踏雪 
遊山、踏雪、弄沙、戲水是此次周末旅程的亮點,所到的是北美最潔淨的湖泊,原本可看到湖面100多呎下的石塊,如今因著汙染已縮限至70呎了;事實上,滑雪與開遊艇是給水域與山林帶來很大壓力的主因。來到湖濱松下,我們品賞著造物主的美善,為這好山好水祈禱。

紅杉與橡樹的對話 -- 2016年暑期生態訪學 
今年暑假(2016),森林大學的彭神父差派兩位學員,來敝小地作生態訪學,主要關注的是海岸區、森林區、與山區,舊金山灣區是研習的焦點,此行認識了三種紅杉樹與加州三種橡樹,同時對水岸溼地也多些認識。

客家庄人文與生態體驗 -- 森林大學研習訪學 
多數人喜愛城市的熱鬧,願意從都會來鄉下服事的人無多,能偶一為之者或許有,肯長期服務的絕少...在有需要之處,燃起一盞心燈,遠勝過十億善款...其實,鄉下與都會距離不遠,關懷僅是一心之遙。

回收與省水 - 珍惜恩賞,人人有責 
如何珍惜物資?如何節約用水?如何處理廢棄物?如何感恩惜福?朋友們有何創意構想?...值此天乾物貴時刻,該怎麼共體時煎?

禍水 - 日本福岛核災的難題 
在天災甚難測、疏失無可避免、核廢料不知何處棄置的情形下,僅為了短暫的經濟利益,就興建核電廠,這可真是明智之舉?

客家鄉的歌聲 
在基層社區裡,許多人是自尊心低落、又染上不良嗜好,引致失業、失婚、甚至倫理道德混亂,但又有多少幸福的人會關注他們?

霧台魯凱之旅 - 焚而不毀的毅力 
兩年前,八八水災帶給魯凱族人生活與文化巨大衝擊,誰知,今年 (2011)八月,颱風又掃過南台灣,使霧台山區原住民再受威脅。到底他們的未來會如何呢?...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三) - 小草之歌 
我們在 Quail Ridge 山坡上倘佯了將近六個小時,夕陽西墜,與 Frank 教授一起用了簡單午晚餐,才依依不捨的踏上歸途,滿懷著興奮與願望,繼續維護生態的旅程。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二) - 紅杉林的雪祭 
看完校園,隔了兩天,應諶教授之邀一起去 Yosemite 國家公園的森林裡作植物與菇菌生態觀察,之後,在Sequoia 國家公園裡,竟碰上紛飛的瑞雪...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一) - 流水與森林的遭遇 
小草與巨樹有什麼相同?流水與森林有何遭遇?遠來的善士與在地的園丁,因何在山崗水岸,連起一串串的際遇?

群星燦爛月全蝕 - 單純的祝慶 
Winter solstice、 lunar eclipse、漂浮木、稻草,在佳節時刻,這帶給我們什麼提醒?人可獻上什麼禮物,感謝造物主?

久違了,鵪鶉嶺! 
Frank邀我們上鵪鶉嶺野生動植物保留區走走,他帶隊介紹嶺上本土樹木花草。 哇,多久沒回鵪鶉嶺?...他的「研究農場」怎樣了?...

紅杉林傳奇(下) 
東坡先生有言:「…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。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 成色。取之無盡、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…。」

紅杉林傳奇(上) 
想知道紅杉林家族 red woods 的故事麼?海岸紅杉、內陸巨杉、與中國水杉有何關聯?...多少日昇日落?多少世事滄桑?這些「巨爺」的年輪裡,見證了多少人類的史蹟? 誰知,...?

本目錄中最多閱覽的文章

群星燦爛月全蝕 - 單純的祝慶 
Winter solstice、 lunar eclipse、漂浮木、稻草,在佳節時刻,這帶給我們什麼提醒?人可獻上什麼禮物,感謝造物主?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二) - 紅杉林的雪祭 
看完校園,隔了兩天,應諶教授之邀一起去 Yosemite 國家公園的森林裡作植物與菇菌生態觀察,之後,在Sequoia 國家公園裡,竟碰上紛飛的瑞雪...

霧台魯凱之旅 - 焚而不毀的毅力 
兩年前,八八水災帶給魯凱族人生活與文化巨大衝擊,誰知,今年 (2011)八月,颱風又掃過南台灣,使霧台山區原住民再受威脅。到底他們的未來會如何呢?...

禍水 - 日本福岛核災的難題 
在天災甚難測、疏失無可避免、核廢料不知何處棄置的情形下,僅為了短暫的經濟利益,就興建核電廠,這可真是明智之舉?

小草與巨樹之約 (一) - 流水與森林的遭遇 
小草與巨樹有什麼相同?流水與森林有何遭遇?遠來的善士與在地的園丁,因何在山崗水岸,連起一串串的際遇?

尋回綠色地球 - 儉樸心靈、永恆盼望    Email: info@eternalgreen.org    Powered by Web4Jesus (W4J) Ministry